仙瞳资本有多个项目将很快申报科创板-新闻通讯稿-四海资讯
点击关闭

市场项目-仙瞳资本有多个项目将很快申报科创板-四海资讯

  • 时间:

白城工地突发坍塌

對於仙瞳資本而言,艾欣達偉不僅僅是一個明星項目,還是一家從頭開始孵化起來的有國際頂尖水平的創新葯企業。歐陽雲龍透露,仙瞳最初看好這款葯的創新機理且該機理方向是團隊一直以來所尋找的,因此仙瞳採取了很特殊的投資方式——先收購然後直接從美國請回了該機理的原研科學家、有二十多年研發經驗的段建新博士,重新組建公司。

9月3日,來自深圳的創新葯企業艾欣達偉宣布,其自主研發的廣譜靶向小分子抗癌新葯AST-3424國內I期臨床試驗完成首例患者給葯。兩個月前,AST-3424拿到了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在14個瘤種上的臨床試驗許可。在一年前,AST-3424還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核准,在美國開展相關臨床試驗。能夠在中美兩國同時開展臨床試驗的創新葯企業,國內目前並不多。

2017年,仙瞳資本天使輪投資艾欣達偉之時估值僅數千萬元。而在今年的最新一輪融資中,其估值已至數億元,上漲超過10倍。

一年半增值10倍從頭打造一家科創葯企

生物醫藥投資的冰火兩重天:泡沫+融資難

在創新葯領域,因為港股新政和科創板的推出,掀起了一陣創業熱、投資熱。以至於出現了每一個熱門靶點都有一批創業公司扎堆做的景象,有人形容為資本太多,靶點都不夠用了。但是仙瞳資本基本沒有投熱門靶點,所投的創新葯大部分都是first in class,全新靶點或全新機理。歐陽雲龍認為,在熱門靶點以及熱門領域上做文章確實相對容易,但不一定有很高的回報,而且競爭對手太多不一定就能跑的出來。而投first in class新葯意味着高風險,非專業機構很難識別。

但另一方面,VC/PE的募資難,以及由此導致的創業公司融資難,卻在給行業降溫。兩股力量對沖之下,投資局面變得非常複雜。

近年來醫藥領域相關監管政策的改革,加速了科學家個人創業、臨床申報及試驗等各方面進程效率,再加上資本市場的改革,中國創新葯投資正進入黃金時代,歷史機遇前所未有。不過,IPO通道驟然拓寬,上市時間前移,估值水漲船高,再疊加一級市場「錢荒」,種種因素也在考驗投資機構的眼光和綜合能力。

仙瞳資本與段建新博士等核心團隊成員約定了「里程碑激勵」,即隨着新葯研發的進展,仙瞳逐漸從企業的實控人轉變為一個小股東,核心團隊則轉化為大股東。仙瞳資本執行合伙人劉靖龍評價:「這是我們自己創立了一個企業又回歸到投資人本分中去的一種操作。」

今年艾欣達偉的階段性成功,是仙瞳資本投資理念的一個縮影。仙瞳資本更習慣以技術發展的底層邏輯去推演投資,而不是追趕資本市場的風口追求IPO。因為創新葯研發過程的「非線性」,投資階段的早與晚,往往意味着回報的數量級差距。

歐陽雲龍打了個比方:「房間里有個人在投籃,門外的人沒有足夠的信息去猜測判斷他能否投中。但如果你在門裡,看到投籃的是喬丹,就敢下判斷了,因為你知道他的命中率肯定超過90%。」做創新葯投資,關鍵就是要入了這道門。

事實證明這一操作取得了成功,在不到兩年時間里,藥品研發、臨床試驗、公司估值都大踏步前進。歐陽雲龍認為,仙瞳和其他機構的不同正是體現在,仙瞳有能力自行搭建團隊,這背後需要深厚的科研背景及產業資源支撐,一方面是仙瞳本身對技術的深刻理解,另一方面是在科學家圈子裡的人脈口碑和信任度,在產品研發落地上的支持,例如頂級醫院的臨床資源、CRO資源等等。

歐陽雲龍表示,項目上市,或者其他方式退出,對仙瞳的影響並不大。IPO帶來的更多是對仙瞳品牌價值的提升,而不一定是收益上的。仙瞳更關注的還是把收益做高。這也是為什麼多年來仙瞳資本一直堅持做早中期投資以及投資相對被市場低估的後期項目,多數項目不會等到IPO再退出,在基金有限的期限內讓IRR最大化。一個例子是,仙瞳資本在2012年就開始布局並投資精準醫療,到2017年精準醫療成為風口,當年投資的項目已經增值60倍。

與此同時,因為標的稀缺加之市場熱捧,科創板上也出現了估值偏高的現象。但歐陽雲龍認為,在創新藥行業,短期估值高低都是正常的,因為它是真正的硬科技,並不為大多數人所真正了解。值得注意的是,二級市場的泡沫也會很快向一級市場傳導。科創板推出之後,在某些熱門行業這一現象非常明顯。這給投資機構帶來了更大的挑戰。

從底層邏輯出發專投first in class

按科創板的門檻,艾欣達偉實際上已經可以進入IPO的軌道了。一款臨床前的藥物,投資短短兩年時間之後就展望IPO,這在過去創新葯的投資當中是很難想象的。此前微芯生物的上市帶來了強大的示範效應。歐陽雲龍表示,微芯上市,對仙瞳投的這批科學家來說,是非常振奮人心的一件事,「大家覺得,看來真正的創新葯還是有市場的」。

歐陽雲龍表示,後期的PE機構,在投資的時候,會翻一家公司早期的投資機構有哪些。如果是一些專業機構,就有一定的背書作用。而他們對仙瞳是比較認可的。這也給了仙瞳一定的議價權,能夠以較低的價格拿到項目。

仙瞳資本的投資,項目估值多數集中在數千萬元至數億元之間。在投資的時點,目標公司往往仍不為市場所知,或者雖然被其他機構發現,卻因為無法判斷風險而不敢下注。仙瞳的幾個明星項目,在投資之初都並不被市場所熟知。

「國內資本市場對生物醫藥的支持,是正逢其時。」仙瞳資本高級合伙人歐陽雲龍向投中網表示。

自從科創板允許不盈利公司上市以來,生物醫藥企業,尤其是創新葯企業正在扎堆湧向科創板。首家上市的創新葯企業微芯生物,創下了令人眼饞的市值神話。作為一家已經投了近十年創新葯的VC,仙瞳資本有多個項目將很快申報科創板。歐陽雲龍坦言,如果沒有科創板,有些項目為了IPO可能要多等幾年。

歐陽雲龍認為,科創板的出現如果早一點,因為國內的創新葯企業還過於稀少,可能會導致魚龍混雜的現象出現。而現在國內創新葯正要「風生水起」的時候,科創板的出現就像及時雨。

相反,另一個新出現的風險可能更值得關注,那就是項目後續融資的問題。歐陽雲龍坦言,現在做投資比過去確實要更難一些,「以前我們只看項目,現在可能還要看,我們投完之後,幾年之內它有沒有能力持續融資。現在確實比以前考慮的因素多了一點」。

原標題:科創板下冰火兩重天,如何從底層邏輯投資生物醫藥?

歐陽雲龍表示,現在會出現的情況是,項目方剛開始跟你聊的時候期望很高,等多談過幾家機構就會發現融資情況並沒有那麼樂觀。歐陽雲龍的感覺是,兩股力量互相抵消,至少在生物醫藥早期投資,估值上漲的壓力並不明顯,同時也要看投資機構的水平能力。

今日关键词:浪迹情感被封号